核子束

涂鸦和日志

一张照片

因为生产时间太长,被羊水呛到,肺部有炎症,所以一出产房就被抱去儿科监护。 疫情期间,家属不能探视,只有这张医生给拍的照片。

Hello World!

凌晨三点左右突然破水,我们丢下可怜的多多,赶往医院。雨妈经过十多个小时的煎熬,耗尽力气,终于在下午六点二十分等到了小雨安的到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