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: 2020-02-27|tag: 549次围观|0 条评论

这场疫病来得很突然。

但是早在2019年12月的时候,我就在推上看到有人在讨论武汉不明肺炎的推文,甚至看到辟谣说8名造谣者已被训诫,当时也没放在心上,认为就是个局部性的小型公共卫生事件。没有做什么应急准备,以至于一月底的时候还在参加团年活动,现在想想,当时真挺后怕。好在更早的时候,家里为了应付雾霾天气,增添了空气净化器,凑单买了50个口罩。在后来疫情爆发的时候,起到了关键作用。

2020年1月20日的时候,武汉还是聚会中的谈资,完全没人在意,更别说基本的防护了。结果没过两天,全国开始响应,爆发开始。

但是好在提前通知了家人,赶快去买口罩。除我爸之外,家里的老年人表现得还算听话,当时口罩已经有些紧俏了,他们跑了几个药店,以五块钱一包的价格买到几包,第二天,全市基本上就买不到口罩了。开车跑了几个周边几个地方,就连村里的卫生站,也买不到口罩和酒精了。

就是这样的时候,我爸还是不以为然,认为根本不严重,不去买口罩。无奈,只能强行给他送去一包,事实证明,要是没给他拿那一包,他连门都出不去。

后来全国都一级响应,大家都被迫在家中,尽量不外出,只能通过网络和电视了解当前的状况。当然,一些迷惑甚至魔幻的操作,包括抢双黄连的事件,让人觉得不像是2020年了,后来再也不想关注这些,还不如静心画画,做点有意思的事情。

随后的时间,小区开始封闭管理,好在有通行证,可以每天出门,超市也照常营业,菜价水果价钱稳定,也没有什么不方便。只是因为疫情不能发货,导致店铺不能接单,生意惨淡。当然,也有神经病,说我不发货是想借疫情坐地起价,要举报我,以至于第一次和买家互喷。

好在,这些天慢慢恢复了。路上慢慢有扎堆儿的了。希望疫病快些过去,好想享受阳光,海浪和新鲜的空气。当然,一个健康的社会,绝不能只有一种声音。

本博客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。
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核子束,原文地址《一场瘟疫的流水账
 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*

code